落跑甜心贝芮

时间: <即时时间> 3ijd落跑甜心贝芮

落跑甜心贝芮【专业,才能更好!】专业100%,选择我们长期合作共赢!ZN76PJce52B

落跑甜心贝芮  

林淼接过书包,单肩一挂,顺势拉住李晓的手,大步走进楼道。李晓看着林淼利索的模样,眼里微微放光。虽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内心的情绪,可她心底里还是觉得,林淼好帅……

林淼看得心里叹气。

老林道:“你别管,反正我就是来问你一句,你今晚回不回家,你要不回,我就把阿淼和晓晓带回去,孩子明天还要上课的,你骑自行车带不了两个。”

老林听外婆提起江洋,随口就问了句:“阿洋在部队里怎么样?”

她一边说着,急急忙忙就往屋外跑。

所以人呐,什么人人平等,都是扯蛋。

不一会儿,外婆就抱来了一个玻璃罐。

家里头三个孩子,老大江娟不着调,老三江洋怎么看也都是个废柴,唯独二女儿江萍从小又傻又楞,结果却运气好嫁了个好老公,眼瞅着自己这一家子,今后都得靠老林才能过上好日子,这特么要真离了——甭管有没有孩子,老林这样的货,根本不可能缺女人,早晚都肯定是要再娶的——到时候哭的可就是她这一家子了。

林淼吃得肚子发涨,撑得不行,李晓虽然也很想像林淼这样虐待自己的胃,可意志力终究没能战胜胃容量,20个大汤圆剩了6个,最后全都进了老林那个海量的肚子。

摆在小餐馆高处的电视里,全国频道统一故障地响起了某节目www.tsxsw.com吞噬小说网的片头曲。

好像是被谁带跑偏了啊……

晕车症状稍有好转却没完全好瓷实的林淼,急急忙忙从上车下来,以防这顿晚饭白吃。他喘了口气,咽下几口救命的口水,再抬头看,发现奶奶家里已经亮起了灯。

“你这个老娘客,怎么跟你就说不清的呢?”老林闻言又想跟江萍吵。

话一说完,就觉得有点不对。

“奶奶!”小跑上了二楼,林淼敲响房门。

“阿荣,夫妻两个人,有话好好说嘛,别搞得要吵架一样。”外婆眼见老林和江萍之间一股子火药味,赶忙打圆场道,“进来,进来,阿萍买了一桌子的菜呢,都没动几筷子,我也吃不了那么多,你们再进来吃点……”

……

外婆开了门,见到林淼就马上抱起来,贴着脸先亲几口,问道:“你爸爸这个坏人,也不说一声就带你出去吃晚饭了,你妈妈买了好多菜,今晚吃不完都没地方放。”

九五年开店的人做事还较真,说卖排骨面,面里头就一定有单捞出来就足够吃饱的排骨。不像00年后,或者稍微再靠后些2005年之后,东瓯市的生意人全都集体以诚信为本,说卖面条,就真的只卖面条——往往一碗牛肉面上桌,碗里放的牛肉每一片都薄得晶莹剔透,足以透光,而且就是这样刀功非凡的牛肉,数量还少得可怜。

外婆客客气气地给老林舀了一大碗,老林被丈母娘一伺候,火气总算收下去一些,沉声道:“不用太多,等下还要开车回去呢,喝多了开车不安全。”

好在那种廉价到可怜的幸福感,没过几年就随着他拿到编制,不再出现了……

不过也幸亏江萍的眼界也就到此为止,而且这年头的东瓯市也确实没什么地方值得一个高收入家庭的女性去血拼,不然江萍今天买的,可就绝对不止这几个硬菜了。

上辈子江萍跟着老林,没享过什么福,却实实在在吃了不少苦,可反过来,老林也结结实实受了她不少气。现在倒是反过来了,日子是不愁了,可她在老林跟前,怕是这辈子没法再像林淼前世那样,想怎么发脾气就怎么发脾气了。

老林给林淼的外婆面子,眉头紧锁坐下来。

老林也不是省油的灯,皱着眉头一脸不耐烦道:“我妈明天回去,你晚上是要在你妈这里睡还是跟我回去?”

林淼前世大学刚毕业在瓯城区的广化寺街道当临时工那会儿,每个月到手工资只有不到1500块,为了省钱,他经常中午就靠吃十块钱出头的牛肉面过活,而且每次都会强忍着把那几片牛肉留到最后奖励自己。每当面条吃光,牛肉入口,当嘴里感受到荤腥的滋味,一种没出息的幸福感,便会油然而生。

江萍闻言一怔,反问道:“你妈干嘛啊?演给我看呐?”

老林毫无四个意识,懒得学习上头精神,一身烟酒气味地站起身来,打了个满足的饱嗝,对林淼和李晓道:“走了。”

“娘娘要是明天就走,我今晚回家也可以啊。”林淼说着,又指了指桌上的菜,“正好这些菜让我带回去,天气这么热,今晚吃不掉就坏了。”

念头闪过,可终究还是懒得说。反正老林是不会因为这点小酒,就把车停在这里的。

身后李晓提着他的小书包从车里出来,把书包交给林淼。

老林的鳝鱼汤不好弄,一盘炒牛肉上桌后,紧接着就是林淼和李晓的排骨面跟汤圆。

走出餐馆,外头气温已经降了不少。

正说着话,江萍就拿着筷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然后一抬眼,就见老林走进了屋子。

“你来干嘛?”江萍拉着脸,余怒未消。

林淼看着自己跟前那气质就像大海一般宽阔的面碗,心里默念一声,有钱真他亲娘的好。

“你先送阿淼和晓晓回去吧,我今晚在这里睡,你妈什么时候回去了你再叫我。”江萍微皱着眉头,显然不服,但不服不行。

晓晓听得忧心忡忡,小声对林淼道:“还吃啊……”

外婆急忙打住:“别说这个了,先吃点,先吃点,我这里还有点杨梅酒,阿荣,我给你倒点……”

“听到了吧,我就说嘛,孩子都比你懂事!”外婆看似责怪了江萍一句,转头又捧着林淼的脸揉了揉,“还是我家淼淼最聪明,比你那个笨蛋舅舅聪明多了。”

“不安全就别喝。”江萍说着话,直接把老林那碗酒端到自己跟前,不过说话的语气倒是放缓了许多,勉强算是服了软,转头又问林淼,“你晚上想在奶奶这里睡,还是回家去睡?”

吃进肚子的都不算亏,江萍的报复对老林完全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外婆依依不舍地送林淼到车旁,一脸惋惜道:“刚来就要走,以后有时间多来看看奶奶好不好?”

这顿晚饭,算上做饭的时间,林淼三个人足足吃了快40分钟。

可江萍却作妖成性,并不给老林面子,老林一做下来,她就态度坚定道:“我不回去,你妈什么时候走,我什么时候再回家。孩子也不用你送,我又不是没钱,叫车我不会啊?”

到底平等不平等,看看自己银行账户的那点逼数,自己心里不明白吗?

“我家外孙真懂事。”外婆又亲了林淼一口,低头又叮嘱李晓,“晓晓,在小姨家里要听小姨和姨夫的话知道嘛,你小姨脾气那么坏,别让她不高兴了,不然把你赶出去,你就没地方住了。”

话说,老林这算不算酒驾……

江萍带出家的两个箱子就放在沙发旁,连密码锁都没动过,就被老林拎下了楼。

在老林不比往昔的气场下,江萍最终还是认了怂。

“奶奶回来了啊……”林淼嘟囔着。

吃完结账,价钱出乎林淼意料的便宜,两个炒菜只收落跑甜心贝芮了25元,加上排骨面、汤圆和啤酒,居然刚刚好只到40块。老林懒得要零钱,掏出一张五十元大钞交给老板娘,又让人多跑一趟,去旁边的小店给他买了包烟回来。吃饱喝足,老林再抽完一根饭后烟,时间正好七点整。

林淼被清凉的晚风一吹,脑子也瞬间清醒了许多,然后就想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里屋摆了张往日只有过年时才会拿出来用的大桌子,桌上确实有不少菜。

一大盘炒田鸡,一大盘螃蟹腿,一大盘酱鸭舌,还有一大盘油炸小黄鱼和一盆应该是菜市落跑甜心贝芮场里现做的敲鱼汤,全都是不便宜的熟食。

李晓听得一脸慌张。

“这不好弄啊,他当兵才一年啊……”老林实事求是,又习惯性地忍不住多一句嘴,“我先找人帮忙问问吧。”说着便站起身来,跟下通牒似的问江萍道:“你走不走?”

林淼生死看淡地坐进老林车里,眼看着老林娴熟地调转车头,开到马路对面。然后短短三四分钟时间,车子就开到了学院路的西口,再从西口转回去,直行不到半分钟,再次拐进二条巷,不一会儿就从已经没几个人的小卖部门前经过,最后直接在外婆家楼下停了下来。

外婆拉着老林往里屋走。

罐子里浸泡着满满的杨梅,白酒被浸染得通红。

“别说了……”外婆放开林淼,一脸无奈道,“前几天还跟我打电话,说部队里日子太苦,实在不想待了,还说想找你帮他开开后门,提前退伍回来,回来随便给他找个什么工作都行。”

林淼笑了笑,拉着她的小手,走进里屋。

林淼当即挺身而出:“晓晓,你别怕,我妈要想赶你出门,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嗯!”林淼点点头,“我有空就和晓晓一起来看你。”

林淼一眼扫过,就判断出江萍买这么多菜,纯属报复性消费。